English用户登录

学术研究

 
馆刊<专访 | 马里奥·博塔访谈

专访 | 马里奥·博塔访谈

作者:葛秀芝来源: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发表时间:2016-09-15


马里奥 • 博塔设计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草图


马里奥 • 博塔视察博物馆施工现场


受访者:马里奥 • 博塔(以下简称博塔)
采访者:葛秀支(以下简称葛)
 
       葛: 2003 年,您的设计从众多竞标者中脱颖而出,您估计到这个结果了吗?您认为您的设计胜出是出于哪些独特之处?

       博塔:建筑师在建筑竞标中失败已经司空见惯,当他们赢得一个标的时候,会觉得这是一件天赐的礼物。我设计清华艺术博物馆项目的基本理念就是,从巨大的纵向楼梯的底层,向上延伸至顶层的展览层。楼梯如同一个中枢,我们站在楼梯上便可以看到顶层的天花板,整个博物馆的采光取自那里。我的想法是设计出从底层上升到顶层的一个完全开放的缓慢过程。我已经建造了许多带有单一中央空间的建筑,但是这座博物馆,是我首次尝试在一个空的中枢内建造一个空间。

       葛: 作为许多世界级博物馆的设计者,请谈谈作为一座大学博物馆在设计规划上与一般的博物馆有哪些差别?您在当初设计时,如何使它与清华大学的整体规划取得协调?

       博塔:当然,世上有各种不同的博物馆:保存永久藏品的博物馆,保存临时藏品的博物馆,还有专题博物馆……一座好的博物馆,应该以尽可能最好的方式来满足它的功能,以此增强自身的定位。一所大学博物馆,在其本质上,应当是不拘一格的建筑,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包容性的,因为它必须回应该建筑和建筑使用的历史以及与现代生活相关的展览的活动文化语境。我认为,博物馆应该提供不同的单元(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定位),它可以据主题来表征展览空间,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展览的多元化是很重要的。清华艺术博物馆坐落在校园历史建筑的附近,旁边就是主楼,我希望它成为主楼的翼楼,是整个校园设计的一部分。

       葛: 作为一座艺术博物馆,它的展览与陈列空间占有很大的比重,谈谈您在博物馆的展厅设计方面有哪些考虑?

       博塔:我的经验告诉我,展览与支配的空间永远不够。而展出作品周围拥有足够的空间却是十分重要的。这就意味着需要在参观者的日常生活到艺术品的标志性意义之间提供一个过渡空间。这个空间,不仅是简单的尺寸问题,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光线、一种宁静的气氛,以及一个在参观者和展陈作品之间允许建立一种深刻而直接之关系的条件。

       葛: 博物馆的入口处数米高的柱廊以及与帆船一样的大厅入口,您在设计时,赋予它什么样的含义?

       博塔:入口处的大柱廊制造出一个带有自身品质与自身形象的自主空间。我将它视作一个门廊,巨大的群柱代表一座神庙柱列,游客身在博物馆里面就能发现一个昭示其存在和价值的外部空间。入口门廊是一个人们暂离校园生活的地方,从而去体验和享受各种展览。正如我已经提到的通往顶层的楼梯是博物馆的中枢,它的船状外形与博物馆长方形空间形成一种张力的关系。

       葛: 请谈谈在施工过程中出现哪些困难?对落成后的建筑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博塔:每一个建成的建筑都是将“自然环境转换成文化环境”,所以它可以被视为作品的表达。因此,既有满意之处,又有困难的方面。对于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来说,我遇到的主要困难在具体施工过程中,所选择使用的材料,很遗憾,由于消防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放弃包层天花板和部分墙壁采用木板条的最初想法,只好用金属类材料来代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