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用户登录

学术研究

 
馆刊<晚霞余晖 |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藏瓷器展赏析

晚霞余晖 |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藏瓷器展赏析

作者:尚刚来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发表时间:2017-02-09

       坚硬的陶器以松软的粘土制成,是人类最初的创造性产品。在江西万年的仙人洞,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陶器,它距今约两万年。从八千年前开始的四千年,是中国的新石器时代,陶器生产也逐渐遍布南北东西,彩陶和黑陶分别以装饰和造型成为工艺美术的精华。陶器的发展孕育了瓷器的诞生。在东汉晚期的浙江,出现了世界最早的瓷器,比西方早了大约一千七百年。

       瓷器成本低廉、坚实耐用,逐渐成为使用最多的日用器皿,作品也日臻完美。两宋,中国的陶瓷艺术登上巅峰。定窑白瓷、汝窑青瓷、官窑青瓷、龙泉青瓷、建窑黑瓷、景德镇青白瓷、磁州窑白地黑花瓷等等,她们或秀润、庄穆,或古雅、或灵逸、或潇洒,至今仍是光辉的典范。元代的青花,明清的斗彩、五彩、粉彩、珐琅彩和各种颜色釉等等则如千芳竞秀,闪烁着非凡的智慧,展现着超卓的技艺。

       从唐代开始,中国瓷器就通过海道源源外运,成为销量最大的中国古代产品。她们博得了崇高的声誉,引出了远近的仿效。西欧虽远隔重洋,其瓷器的出现竟也得益于对明清外销瓷的学习。直到十九世纪,那里的君王贵族、富商大贾仍以收藏中国瓷器为雅、为荣。

       瓷器与丝绸等一道,曾是华夏文明最重要的传播者。思想、文学虽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但语言的隔阂、文化的差异,令远方的异域人士难以理解。但瓷器、丝绸不同,因为陪伴生活,她们令主人通过使用和欣赏认知了东方的优雅、博大、智慧和才艺。绵延到近代,瓷器、丝绸始终保有传播中华文明主要使者的身份。





青花如意蕃莲纹圆盒 清 康熙 
通高12.3cm 口径18.9cm 足径9.9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现藏陶瓷两千七百余件组,她们主要是当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学资料,基本来自20世纪50~60年代教师的购买和国家的拨交,也含近年少量的私人捐赠。藏品的时代虽以明清居多,但古今各个历史时期无不有之,品种则包含了红陶、灰陶、彩陶、黑陶、原始瓷、青瓷、白瓷、青花、釉里红和各类彩绘瓷、颜色釉等,十分丰富,能相当全面地体现中国,尤其是明清陶瓷的历史发展和艺术成就。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开馆首展即甄选景德镇的清代瓷器百多件,以时间为主线,按品类做组合,努力展示其发展历程。清廷在景德镇设置了御窑厂,当地还有星罗棋布的民间瓷窑。官府造作垄断优质原料,驱役能工巧匠,制作精细考究,产品体现统治阶层的意旨和趣味。由于其主人占据了文化的统治地位,御窑厂的生产对民间影响深远,成了时代瓷业的主导。因此,入选开馆首展的作品以御窑厂产品为主,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官府烧造登上了古代中国陶瓷技艺的顶峰,也成为陈列的主体。为了更全面地反映清代景德镇陶瓷面貌,嘉庆以后的官府产品和各朝的民间瓷器,也占有相当的比重。


釉里红龙纹油锤瓶 清 雍正 
高42.5cm 口径4cm 足径11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应当坦承,馆藏大抵为当年的教学资料,不含清代的高贵的品种与炫耀技术的器物,如珐琅彩、转颈瓶等等。尽管有缺失,但展览仍可梳理清代景德镇陶瓷艺术的演进脉络。

       展览的第一单元为康熙朝(1662~1722年)瓷器。走出清初的低靡,从康熙中期开始,景德镇瓷业复兴,技艺精进,雍容大方的风貌也渐次生成。新创的品种除宝光内涵的多种颜色釉外,彩绘瓷中的珐琅彩和粉彩尤其引人瞩目。青花和五彩是烧造的大宗,民家及官府共同将其艺术推上高峰。优秀的康熙青花图案鲜亮,色阶深浅浓淡,犹如绘画中的“墨分五彩”。典型的康熙五彩图案呈色远比前代丰富,特别是人物题材,喜夸张,重神韵,装饰造诣极高。中国古代文艺,常以复古革除时弊。从康熙朝开始,御窑厂瓷器也时时仿古,不仅形神逼肖,还常常模仿款识。

       雍正朝(1723~1735年)瓷器是展览的第二单元。雍正一朝虽仅十三年,但与帝王的宝爱和趣味直接联系,将瓷器的秀润优雅引入高峰,有清一代,无出其右。雍正御窑厂最重要的成就是珐琅彩与粉彩瓷器的成熟与完美,能妙融瓷器与书画艺术为一体。其他作品也大多胎体细腻、釉质莹润、造型灵秀、装饰简静。入选的几件粉彩瓷器不仅是馆藏的精品,也无愧清瓷的上品。
 
       第三单元陈列乾隆朝(1736~1795年)瓷器。乾隆时代,陶瓷艺术能融汇古今,烧造技术可妙到毫颠,何去何从,成了问题。可惜,在帝王的引导下,御窑厂选择了技术,转折发生在乾隆后期。尽管以瓷仿生摹物,可惟妙惟肖,套瓶转心转颈,能活动自如。在数以百万计产品中,虽佳作也层见叠出,但倾力尽力的器物往往蜕变为奇技淫巧的载体,造型畸异、花纹繁缛,构图散乱。工艺登峰造极,但艺术活力渐失。



豇豆红小盘 清 雍正  
高3cm  口径13cm  足径7cm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嘉庆至宣统的产品组成了展览的第四单元。乾隆以后,国力日衰,陶瓷也无法振作,工艺难以为继,艺术鲜见进取。嘉庆朝(1796~1820年)御窑厂产品纵使精工细作,却全然乾隆旧貌。嘉庆以降,御窑厂连同民间瓷窑,尽管也有过一时的荣光,但精绝的制作失去资财的支持,对技术的迷恋却一如往昔。虽日用器的情形稍好,但陈设瓷造型或疲弱、或因袭,装饰或繁乱、或矫情,总体上,风华渐失,进入沉郁颓靡。历史悠久,灿烂辉煌的中国古代陶瓷竟如此收束,真令人扼腕叹息。

       清是中国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以景德镇为代表的陶瓷艺术,因技艺并重而登上高峰,再因沉迷机巧而退入歧路。对于今日的工艺美术,这个蜕变启发深思、令人警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