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用户登录

学术研究

 
馆刊<随方制象 |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藏家具赏析

随方制象 |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藏家具赏析

作者:刘铁军 朱彦来源: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发表时间:2017-07-21

       中国古代家具发展的历史非常悠久,先秦时代已出现坐卧用具和置物之具,汉代的漆木家具已经十分精美,自南北朝以后,高型家具随着“垂足坐”的生活方式逐渐开始流行,经历唐宋时代的发展,至明清时期,家具制作技艺更加娴熟精湛,形体结构愈加科学合理,中国古典家具进入鼎盛时期,孕育了享誉世界的“明式家具”。

       明式家具是指明代至清代前期在造型风格上具有统一时代风貌的家具。这种风格样式的家具按其使用功能,可划分为坐具、卧具、承具、庋具、架具、屏具六大类。依其制作材料,包含硬木家具、漆木家具以及民间日用的杂木家具。就产地来说,主要有苏州、扬州、北京、徽州、山西等地,其中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生产的硬木家具尤具代表性。在明式家具风格的形成中,士大夫发挥了重要作用,《长物志•序》中所谓“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代表了他们对家具的普遍要求。在用材方面,明式家具多以质地坚硬、纹理细密、色泽光润的木材制成,充分利用木材固有的纹理色泽。在结构方面,明式家具主要仿造建筑木作,以框架结构为主,各个部位的联结主要依靠榫卯,极少使用钉子。在尺度方面,匠师能根据家具用途,合理安排高矮阔狭,不少设计还与现代人体工程学相契合。
 
黄花梨夹头榫素牙子大翘头案 明 长 208 厘米 宽 50.6 厘米 高 86 厘米

       可以说,明式家具当之无愧的是中国古典家具的光辉代表。不过,因为家具始终的实用性及漫长的历史变迁,明式家具的传世精品却极其分散。在中国大陆,系统而又成批的明式家具已经凤毛麟角,而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珍藏的这批明式家具,就数量和质量来说,在世界范围内也可谓名列前茅,在高校艺术博物馆里,就更不用说是首屈一指了。

      如果追溯它们的来源,这批明式家具原属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旧藏,大约是在20世纪50年代之初,在老一代工艺美术教育家张仃、庞薰琹、雷圭元、陈叔亮、徐振鹏教授的关怀下购进的,美术学院先继有罗无逸、胡文彦、陈增弼等老一代明式家具专家对此展开教学和研究,直到今天,它们仍然是学生们学习中国古典家具的珍贵实物资料。不仅如此,这批家具中的不少精品还多次出现于明式家具研究的经典著作中,成为诸多研究专家竞相取法的重要例证。比如艾克先生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濮安国先生的《明清家具》、《明清苏式家具》等论著均收录了这批家具中的多件精品。
 
黄花梨四面平条桌 明 长 143.6 厘米 宽 42 厘米 高 79.2 厘米
 
       目前展厅中的这批明式家具共有41组件,以黄花梨、紫檀、鸂鶒木等优质硬木为主,就种类来说,大部分是承具和坐具,也有少量的庋具类家具。其中承具品种较全,有翘头案、平头案、条桌、炕桌、琴桌、大画桌等,坐具有圈椅、四出头官帽椅、南官帽椅、扶手椅、玫瑰椅、杌凳等,庋具有小圆角柜、大四件柜等。其中有几件家具的形制尤其值得称道。比如那件被艾克先生收入《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的黄花梨四面平条桌,这种样式在宋代开始流行,宋人《半闲秋兴图》中已有体现。从明代版画来看,采用四面平形制的,不仅有琴桌,也有画桌、书桌,可见是当时广受欢迎的一种经典样式,而这件琴桌质朴简练、平淡耐看,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最能体现明式家具的结构特点,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传世杰作。另有一件黄花梨夹头榫撇腿云头牙子翘头炕案,是传世矮型家具中的佼佼者,其外撇的腿足不仅造型优美,且增加了稳定感,尤其引人注目。此案为独板面、银硃里,《明式家具珍赏》中另收藏一件“明鸂鶒撇腿翘头炕案”,外形与之相同,但其案面为打槽装板做法,是20世纪40年代北京鲁班馆工匠依此件而复制的。还有一件榉木矮南官帽椅,是传世椅子中仅见的一例,座面高度比一般椅子矮约20厘米,据王世襄先生考证,此椅“很可能是寺院禅椅,专供趺坐而制的”(《明式家具珍赏》),明清坐具中座面矮者甚少,这件矮南官帽椅确为原制,十分难得。黄苗子先生在记叙随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老院长张仃先生到东不压桥一家德国人开的古董店中第一次看到此椅时,就有“心头突突,很想买回去据为己有”之感。(黄苗子《明式家具珍赏•代序》)再有一件黄花梨夹头榫云纹牙头托泥小翘头案,宽仅40.6厘米,是置于明代书房、琴室等依室打造或就木制作的小巧桌案,生动地体现了明式家具“随方制象,各有所宜”的设计原则。
 
榉木矮南官帽椅 明 长 77.8 厘米 宽 75 厘米 高 46 厘米
 
       在家具雕刻方面,有几件精品十分精彩。浮雕实例如榉木矮南官帽椅的靠背板浮雕,采用大长方形的变体龙凤纹图案,有仿古铜器之意趣,十分别致;另如黄花梨有束腰三弯腿虎爪足炕桌上的两条拐子龙,相向奔腾,舒展自然,尤其生动。透雕实例中有一副黄花梨透雕镶嵌床围子,雕刻两面做,两面呼应,如其中的“一路连科”部分,刻画了一只转首的白鹭展翅于荷花水草丛中,从正面看,白鹭置于莲荷水草之前,亭亭而立,从背面看,白鹭隐没于莲荷水草之间,并真的有水草被荷叶挡住,妙趣横生,最堪把玩。透雕实例中还有一件黄花梨透雕背板圈椅,靠背板两边立柱打槽,中嵌一块从上到下的独板,下有亮脚,上有团花,团花的做法尤其特别,是在靠背板上挖一如意头形洞,另雕一与之相应形状的蟠龙从前面镶嵌上去,这种做法在传世圈椅中十分少见。
 
黄花梨透雕镶嵌床围子 明 长 147 厘米 宽 46.5 厘米
 
       当然,其余家具也较为精美,秀气纷呈,各具神韵。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对于它们的鉴赏、玩味、学习和研究,从来就没有停止。在和它们有缘的人中,有已经作古的赫赫有名的老一辈家具研究专家,有正奋战在教学一线的美院中青年教师,也有从事设计艺术学有潜力的后继力量。今天在新建立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中专设明式家具展厅并编写这本图录,既为古物的聚散往来再续佳话,也希望更多的观众和读者能够喜欢。
 
 
分享到